Industrial Automation

    

基础知识

微型激光标记与破解它们的工业读码器的联合进化

蜜蜂和鲜花,蚂蚁和金合欢树,工业读码器和激光标记......这三个组合有什么共同之处? 答案是,它们都是经历过共同进化的实体的例子。 当然,后两者并不完全符合达尔文的自然选择定律,但是谁说工业自动化对可追踪技术的要求在某种程度上不像达尔文定律?毕竟,随着新技术的出现,有许多以前流行的设备现在已经被取代。

直接零件标记(DPM)的主要“进化”压力之一是要变得越来越小。消费电子产业努力将代码塞入尽可能多的在制品(WIP)组件中,包括印刷电路板(PCB),有时甚至是这些电路板所携带的单个电容器或电阻器。如果你曾经看到过PCB板,你就会知道上面没有多余的装饰空间。PCB板通常承载5密耳的代码,一些高价值的部件(如麦克风和处理器)则需要承载3密耳的代码以实现可追溯性。

另一个促使 DPM 越来越小的行业是医疗行业。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要求所有预期用于再加工或者循环使用的医疗器械产品必须具有一个永久的唯一设备标识符(UDI)标记,该标记必须在器械的整个使用寿命期间永久保持。这些设备包括外科手术器械,如血管夹,可用来标记机读代码的空间很小。幸运的是,激光打标技术已经发展到可以打出比针头大不了多少的二维标记。在这些小方格内,单个的黑白单元几乎肉眼看不到。由于这一重大改进,使PCB板和手术器械上的UDI 得以实现。

当然,如果无法被读取,这些微小的标记将毫无用处。一些高性能的工业代码读码器,如欧姆龙迈思肯的MicroHAWK系列,保持着与激光标记的DPM同样的发展速度,现在可以区分小至2密耳的黑白Data Matrix单元。(1密尔相当于千分之一英寸,或约为信用卡宽度的1/30)。这些读码器大大超越了当前的需求,GS1组织设立的全行业可追溯标准是:二维代码的最小x尺寸3.9 mil。(有关医疗设备的直接部件标记,请参阅GS1通用规范,符号规范表7)。这几乎是MicroHAWK读码器可解码的最小尺寸的两倍。但是,欧姆龙迈思肯并没有停留在以往的荣誉上。随着代码阅读设备变得越来越复杂,允许的最小x尺寸可能还会减小,这将促使读码器的设备制造商进一步改进其产品。

由于医疗设备唯一标识的要求越来越严格,激光标记和高性能读码器的协同进化令人特别感兴趣。事实上,FDA新的UDI合规条例今年起生效,受影响的设备包括II类医疗设备和器械,如针灸针。随着可追溯性要求变得越来越严密,制造商将面临更棘手的 DPM 打印压力。诸如医院之类的医疗设备的最终用户也需要升级他们的设备以读取不断缩小的激光标记。

这是一个永无止境的进化循环。随着技术的进步,法规法规不断健全,技术则必须进一步发展以符合最新的要求。这就是不断进步的完美秘诀,激光标记和读码器相互激励,促成更小的标记和鹰眼般敏锐的读码器。